0°

畏岭情结

老家源头的东南方向,有一座叫畏(嵔)岭的山脉。我从小就十分敬畏它,觉得它是那么的神秘:它像天一样的高,有大人们津津乐道的各种故事和传说;每年腊月,大人们会从畏岭的那一边带回来好玩的鞭炮,好吃的芙蓉糕;姐姐还跟我说过,畏岭上有一块大石头,上面有一只神仙留下的脚印,正合她的脚。

翻过畏岭,是衢州市上方镇。可能是为了区别于本县的上坊,我们当地人习惯叫“西安上方”。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叫“西安上方”,问来问去也没问出个究竟,就在发文前百度了一下:原来在唐代,衢县曾叫新安、西安。这说明,最迟在唐朝两地就有交往了。在童年的记忆中,上方是繁华的,以至于曾天真地问大人:上方比我们的县城排岭还好吗?

如果说上方给我童年的印象是繁荣,那么,那里的一些小山村给我留下的烙印就恰恰相反。我们老家不少人至今还说着衢县话,祖辈或是逃荒,或是远嫁而来,但从未听说本地人有嫁到那边去的。我奶奶就来自那里,我妈妈则是出生在畏岭那边山脚一个叫下坪田的小村。因为贫穷,外公外婆九个子女,有三个流落异乡,妈妈三岁时就被抱养到畏岭的这一边。从此,畏岭成了隔断妈妈骨肉亲情的鸿沟……

以前,乡亲们经常背树到上方去卖,换回一些日用品。头天傍晚出发,第二天傍晚才能回到家,往返山路有近百里。畏岭山势陡峻,夜里负重走在羊肠小道上需格外小心,遇到月黑风高或雨雪天气,更是危机重重。我曾不只一次听老乡说起半路上见到过尸骨。工作以后我了解到:抗战期间,原遂安县人民曾经背了很多树到衢州支援军用机场建设。畏岭,这条茶马古道,见证了衢遂两地人民的酸甜苦辣,也承载了两地的历史和文化。

小时候,我没有去过上方,也没见到过外公外婆。懂事后,一直想翻越畏岭去寻根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因为工作关系从白马翻山到上方,顺道完成了寻根之旅。但平生要翻越畏岭一次的想法一直没有改变。随着年岁增长,这种情结渐渐变成了无法拟制的冲动。终于,重阳节,秋高气爽……但我终究没有能够找到,姐姐跟我说的那石头上神仙的脚印……

(作者:老范)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原创作品
原创作品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