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°

畏岭游记

在衢州、建德、淳安交界的千里岗山脉,有一条从淳安县安阳乡畏岭村,到衢州市上方镇下西坑村的古道,叫畏(嵔)岭。

畏岭曾经是衢县与淳安(原遂安)县之间的交通要道。因为姻亲、友谊、生计等一些割舍不断的关系,两地乡亲至今还有走古道交往的。我的老家离畏岭只有十里地左右,上方有我的一些血亲关系。小时候就有对畏岭的向往和敬畏,翻越畏岭是我的一大宿愿。

随着交通的发展,走畏岭的人已逐渐减少;随着生活条件改善,环保意识增强,燃气普及,村民砍柴、烧炭也少了,这些使得畏岭日趋荒芜,几近无法行走,要不是近年当地政府建成登山健身步道,只怕此生是难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。

为了出行有伴,在同学圈发了个邀请,没想到只有两三个女同学响应;从小生活在畏岭两侧的两个表妹得知后,都说爬畏岭是有点累的,听口气是对我有些不放心;是啊,毕竟是快奔六十的人了,体质又不怎么好。虽然有些忐忑,但决心还是下了。

重阳节,天高云淡,风清气爽,是个登山的好日子。我和老伴、同学一行五人从千岛湖镇出发了。班车八点十几分就到了红山岙村。从这登畏岭有两条路:表妹嘱咐我们从烂田里经桃树弯走,那边路已修缮过,比较好走;村里的老乡说,从岙头上走更近,路也是好走的。我们决定抄近路。

岙头上,是安阳乡五都源与六都源的交汇点,因为是个山岙,我们习惯叫岙头上。从五都源头的红山岙到岙头,是盘山水泥路,可通车,沿途是杭州茶厂的茶叶基地和老乡的庄稼地,我们步行了半个小时左右。岙头翻过去下坡不远处就是所谓的畏岭起点畏岭(脚)村,岙头上侧是茶园和竹林,要不是二十多年前走过的毕同学记性好,真分辨不出这里有一条往上的小路——说是路,其实就是那么一点很久前有人走过的痕迹。

我们半信半疑地跟着毕同学,直到穿过竹林,来到一片油茶地,见有老乡在辟荒,才确认这就是畏岭,心理才踏实。今年低处的油茶产籽少,老乡不得不到更高处,将已经荒芜的油茶林重新开垦采摘。山里的人靠山吃山,很有韧性,生活从来就没有压垮他们。

山路很窄,说是羊肠小道一点不为过,好在道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叶子,踩上去软软的,很有弹性,走起来挺舒坦。我们在这样的路上作了第一次休整。那是一段平路,路边有一根老乡砍倒的毛竹,我将它提到路上方便大家就坐。离开时,老婆嘱咐我将毛竹推回路边,不影响后面的行人。她就是这样,遇事总会替别人着想。

手杖是登山必须的。我们沿途捡了些木棍、竹竿做手杖,边走边玩,有说有笑,不知不觉到了从桃树弯上来的叉路口。路牌显示,我们已经走了4.8公里,离金鸡凉亭还有0.9公里,畏岭顶还有2.8公里。这个里程数和我的手机计步器有差距,同我们实际走的感觉相差更大。登山和走平地的距离感是不同的——人都有错觉。

从这里开始算是大路了,有一米多宽,基本由石块砌成,有些路段明显有修造的痕迹。修过以后,走是好走了,却失去了原来的自然风貌和茶马古道的质朴,这也告诉世人,凡事总有两面,不可能十全十美,不能求全责备。这样想着,不知不觉又到了一个可能叫做“田塍路”的地方,传说这段路无论怎么损坏,过一夜便会自动修复。这一带金栗树很多,虽然过了采摘期,路边还是有掉落的金栗捡拾,女士们兴致勃勃,一会儿就捡了差不多有半斤。金栗是一种野生的板栗,一个刺壳里面只有一颗籽,像是形状、大小如鹌鹑蛋的珍珠,所以又叫珠栗。珠栗可以生吃;煮熟晾到半干,吃起来更加香甜可口又有嚼劲,是我很喜欢吃的一种野果。

沿途有几处登山健身步道的示意图。从示意图看,金鸡凉亭(金鸡永固亭)有可能是普通登山者的终点。这里也是有关畏岭传说最多的地方,事后才知道,姐姐说得神仙脚印原来也是在这附近的。说的是大市镇儒洪村有一个叫德公的好心人,在畏岭上遇仙人相助,之后积德行善,死后成仙,路过古道留下两个脚印,称“德公仙印”。又相传,朱元璋起义军曾败退到此,半夜惊闻金鸡鸣叫,疑似追兵,撤离后果然元兵追到。明朝建立后,朱元璋感念金鸡恩德,御赐“金鸡凉亭”。古代的传说多是劝人行善向上的。

经过四个多小时跋涉,我们终于到达畏岭顶!我们欢呼雀跃,合影留念,忘了疲惫,甚至都没有坐下来休息一会儿……这里有座畏岭亭,还有一块1997年立的衢州-淳安界碑,指示牌记载这里海拔1041米。畏岭亭于2016年由安阳乡政府修缮,和金鸡凉亭相仿,都像是烧制砖瓦的大窑洞。不同的是,金鸡永固亭是横碑,立在门洞上方;而畏岭亭是方碑立在左侧。因为只有门洞,里面黑乎乎的,就都没有进去。从这里向两侧放眼望去,真是一览众山小:山峦叠翠,鳞次栉比,秋色与蓝天交相辉映,两地风光尽收眼底!

要下山了,有两位同学却放弃了用“手杖”——这是必备的辅助工具,比上山时更管用!常言道:上山容易下山难。我到半山腰腿就开始有点发软了,侧着身子一步一顿才稍稍舒服些。上方镇一侧的山势更加陡峭,山体从黄土过渡到青石为主,植物也没有北侧茂密、高大,就地取材铺就的石头路有几处新损毁的痕迹;为防止山石滚落,有些路段上侧也是用石头砌成的。史料记载,畏岭古道修建于明清两代,可以想象工程是比较大的。半山腰,两根要三个人才能合围的连体大杉树,耸立在路侧显得有点突兀,树的下方是一注山泉,这里是一路过来唯一有大石头的地方,但找来找去也没找到神仙脚印。再往下又是黄土为主,这里是竹的海洋,山路用一段段的毛竹作阶梯,看得出是刚修的。快到山脚则是新浇造还没完工的水泥路,畏岭的“古”韵到这里就荡然无存了。

终点是一道山门,也是衢州方向登畏岭古道的入口。靠山一边写着“金牛村人民欢迎您再来”,可是我们并没有经过村庄,金牛村也与资料上说的终点下西坑村不符。这时已近下午三点。回望畏岭,巍巍然高耸入云,不由得为自己征服了高山而感动,却已分辨不出是从哪个山头翻过来的了。山门外,外甥的宝马已等候多时。我突然感到两腿发抖,耳鸣鼓胀,匆匆合了影就招呼大家上车了……

回顾六个多小时的山路旅程,让我惘然和纳闷的是,沿途虽发现有动物排泄物,但全程既没见到飞禽走兽,也没听到鸟鸣兽啼,倒是离终点不远处有一小蛇横穿过路,像是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。

回到家后,又向熟悉畏岭的亲友一一打听神仙的脚印,都说是在金鸡凉亭边,十多年前去还见过的。文章写最后,表妹从表姨夫那里问来了确切的信息:有神仙脚印的石块已经不在了……

(作者:老范)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原创作品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,就意味着,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